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二手房产|正文

羽觞里的音符 波特酒应搭配《众神的傍晚》

中国新闻网 2019-06-07 02:31:45

维也纳古典协奏曲乐团(CCW)与奥地利葡萄酒营销委员会(AWMB)联合制作了一张“品酒CD”——《美酒与音乐的约会》,为8种代表性的奥地利葡萄酒搭配了24段音乐(每一种酒搭配三段),比如喝雷司令(Riesling)白葡萄酒,可以听舒曼的《第三交响曲》、巴赫的《布兰登堡协奏曲》或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据说有助于提升感官体验。

英国葡萄酒作家玛格丽特 蓝德以她专业的葡萄酒知识和深厚的音乐修养,对这张CD提出一些不同意见。

一张CD放在我的桌上,名为《美酒与音乐的约会》,其目的是给葡萄酒与音乐进行完美的搭配。CD是在奥地利制作的,所有的葡萄酒都是奥地利的,大多数音乐是奥地利或德国的,除了普罗科菲耶夫、德沃夏克和柴可夫斯基。我们在中欧吗?这就出现了一个风土问题。德国葡萄酒只能配德国音乐吗?哪里的葡萄酒就该对应哪里的作曲家吗?摩塞尔的雷司令(Riesling)就该配瓦格纳吗?

不,雷司令不该配瓦格纳,这就像圣诞布丁上的柠檬果汁,质地是不搭调的。所有音质华丽的管弦乐都需要更丰富的东西来搭配。年份波特酒(Vintage Port)或许应该配《众神的黄昏》(瓦格纳的歌剧)中的《齐格飞的莱茵河之旅》,“5 Puttonyos级”托凯伊阿苏(匈牙利贵腐酒)要配《漂泊的荷兰人》中的《荷兰人主题曲》。而在《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伊索尔德的那曲催人泪下的《爱之死》,任何企图与之搭配的酒款都会注定失败。葡萄酒没有死亡和哀伤,这里没它的市场。但音乐就不一样了。

音乐既有理性又有情感,它表现的是生活中所有的复杂问题。葡萄酒可能有理性的一面,也可以有一种性格,有的和蔼,有的严肃,有的幽默,有的霸道。但葡萄酒的情感范畴是很小的。我们想用葡萄酒来提神,而不指望用它宣泄情感。

所以,快乐的音乐最好搭配葡萄酒。我无法想象舒伯特忧郁的《冬之旅》能配什么,除非是冰酒;与布里顿惊恐的《彼得 葛莱姆》的最佳搭配,应该是一款浓烈的杜松子酒或药酒;德彪西的《佩丽亚斯和梅里桑德》可以配一款萎靡的苦艾酒。那么,贝多芬的《费德利奥》呢?充满了英雄主义,充满了希望,与优秀的勃艮第红酒可谓天作之合。而年轻的勃艮第红酒本身就充满了希望,不再需要重复,可以尝试柴可夫斯基的《叶甫盖尼 奥涅金》中的《塔吉雅娜来信》。贝多芬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应该与顶级的奇扬第(Chianti)搭配,傲慢,宏大,绝对自信。而布里顿的小夜曲《灵光篇》,则一定要与蒙哈榭(Montrachet,勃艮第顶级白葡萄酒)搭配。

质地很重要。带着透明度且充满细节的室内乐,需要与那些质地相当的葡萄酒配合才好。舒伯特的《死神与少女四重奏》与玛歌酒庄(Ch teau Margaux)红酒去搭配或许不错?《鳟鱼五重奏》或许可以搭配摩塞尔的“成熟采收等级”(Kabinett)白葡萄酒?而贝多芬晚期复杂的四重奏,搭配陈年唐培里侬香槟王(Dom Pérignon)或路易王妃水晶水晶香槟(Louis Roederer Cristal)如何呢?

早期的音乐,似乎都带点儿“矿物特性”,搭配起来很容易。亨德尔的歌剧《阿希斯和加拉提亚》与希农红酒(Chinon,卢瓦尔河谷红酒)堪称绝配,正如歌词中描述的“比樱桃更红,比浆果更甜”。罗西尼的音乐更容易搭配吗?他遗留的所有笔记,可以作为搭配葡萄酒的参考,也许可以尝试乌拉圭的丹娜(Tannat)或阿根廷的马尔贝克(Malbec)红酒。但丰美的理查德 施特劳斯就需要苏玳(Sauternes,波尔多贵腐酒),他的《最后的四首歌》或者需要阿尔萨斯的精选型贵腐酒来搭配。相反,阿尔萨斯干白的纯度和线条特征就需要与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搭配,而莫扎特的《圆号协奏曲》则是阿尔萨斯列级酒庄白葡萄酒的最佳搭档。

带有浓重的橡木味,高萃取和高酒精度的葡萄酒,最容易配的是“概念歌剧”(Concept Opera)。这类葡萄酒的酿酒师已经忘记了“精巧”(Subtle)这个词的含义而直奔主题。“奖杯葡萄酒”(Trophy Wines)的收藏家们喜欢的是女高音式的嘹亮,他们对歌剧整体没有多大兴趣,艳俗的、大大咧咧的“公牛血”(Toro)可以作为搭配。质地和酒体都是“大块头”的现代红酒,比如加州赤霞珠“膜拜酒”或西班牙的普里奥拉产区(Priorat)红酒,都可以和伯特威斯尔的《奥菲斯的假面具》来搭配,至于他那部宏大而细致的《牛头怪米诺陶》,也许应该搭配北罗讷河红酒。

如果音乐的分量相当于葡萄酒的橡木味和单宁、音乐的高音相当于葡萄酒的酸度,托马斯 阿迪斯的《暴风雨》中令人痛苦的高音,只能与奥地利的西舍尔(Schilcher)桃红酒搭配。在这张奥地利CD 中,以慕斯卡德(Muskateller)品种白葡萄酒与比才的《C大调交响曲》第四乐章和门德尔松的《第四交响曲》第四乐章搭配,两者都不错,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的童话音乐也很好。清新的、带着胡椒味的一流绿维特利纳(Grüner Veltliner)非常适合海顿的《狩猎》第四乐章:明亮,活泼,青春气息,同时又有一些重量。奥地利的“珍藏级”(Reserve)绿维特利纳与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B小调第八交响曲)搭配,在和声与比例上都非常完美。不过他们让奥地利雷司令与巴赫的《布兰登堡协奏曲》搭配,我不以为然,我会给它搭配《塔夫纳》(英国作曲家彼得 麦克斯韦 戴维斯的歌剧)。

我最有意见的部分是奥地利人对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的搭配,与柴可夫斯基的《悲怆》(第六交响曲)搭配,它显得有些太过活泼了。这部交响曲需要配成熟的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波尔多AOC产区)白葡萄酒才行, 或者与猎人谷(Hunter Valley,澳大利亚著名产区)的赛美蓉(Sémillon)白葡萄酒更匹配一些,因为这些酒更庄重一些。不过,他们的蓝法兰基胥(Blaufr nkisch)红酒与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搭配则非常有趣,正好呼应了奥匈帝国的直到目前都还是只有当地人才喝的葡萄酒。 (文章摘于葡萄酒鉴赏杂志 文/玛格丽特 蓝德 译/亦菲)

www.xnjsz.net
责任编辑:陈龙
相关新闻

安庆资讯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陈龙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dqpe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安庆资讯网

安庆资讯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