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未讨到千元工资杀害一家三口 被抓后未有悔意

来源:中国新闻网责任编辑:王永吉
2019-06-07 06:30:37

1米65的个头,黄色的囚衣穿在身上有些宽大,脚上的一双蓝色凉拖鞋令人感到些许寒意——11月26日下午,湖南省耒阳市公安局看守所内,41岁的王运才被民警带进提讯室。

8天前,就是这个貌不惊人的男子,将拖欠他1560元工资的防水材料店老板资先明、妻子何银花、4岁的女儿资雨欣残忍杀害,制造了这起震惊耒阳、湖南乃至全国的灭门血案。

该案主办侦查员、耒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扫黑中队中队长陈远飞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时至今日,王运才对他的行为仍无一丝悔意。

一家三口集体“失踪”

11月19日上午,耒阳市五里牌街道锡里村59岁的村民资某急匆匆来到耒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称其在耒阳城区开防水材料店的儿子资先明、儿媳何银花、孙女资雨欣一家三口失踪。

资某告诉民警,18日15时许,儿子带着一个曾在他店里做工的人(不知姓名,后经警方查明为王运才)回到家里,拿了一把砌刀出去后就再也没看到人。儿子一家平时六七点就回来了,即使回来得晚也会通过电话告知自己。但直到晚上8点,儿子、儿媳和4岁的孙女也没回来。他不停打儿子儿媳的手机,电话是通的,但始终无人接听。资某发动所有亲戚朋友寻找,始终没有一点消息。

通话记录锁定嫌疑人

一家三口同时失踪,的确比较蹊跷。了解完初步情况后,具有丰富刑事侦查经验的副局长雷仕林、刑侦大队大队长谷晓东不约而同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祥的预感。

刑侦民警兵分几路展开调查,一路民警调取资先明夫妇的通话详单,寻找最后联系人;一路调取城区监控录像,分析判断资先明夫妇的去向;一路民警则对店铺周边群众、亲友进行走访调查,并对店铺、资先明家及王运才家进行痕迹物证检查。

初查显示:资先明的手机18日16时后再无通话,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妻子的。何银花的手机在18日18时许,曾与李某有通话记录。民警找到李某后,李某称当时有事未接电话,回电话过去后对方是个女的称电话打错了。民警每隔一个时段与通信公司联系,但资先明夫妇的手机均无通话记录。不过,与资先明夫妇同时“失踪”的王运才的手机却有通话记录,并且熟人打过去的电话他也不接。

民警判断:资先明夫妇的手机一天多均无通话记录,极有可能已遭遇不测,而有通话记录的王运才的嫌疑极大。查阅监控的一组民警发现,18日下午,王运才分别与资先明、抱着女儿的何银花搭乘摩托车向竹市镇方向去了。

在警方紧锣密鼓展开调查的同时,资先明的家人印制了大量寻人启事在耒阳城乡广为张贴,希望早日找到亲人。

苦觅三天擒获嫌凶

民警立即对王运才的社会关系进行摸排调查,并对竹市镇一带的山林展开搜索,因面积过大未能发现资先明一家的踪迹。

民警调查发现,今年41岁的王运才是永州宁远人。1998年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09年7月刑满释放。因妻子李某秀是耒阳人且在他服刑期间在耒阳市购买了一套商品房,王运才出狱后便与妻子和两个儿子在耒阳生活,在耒阳多家煤矿从事掘进工。2012年,因耒阳煤矿整合停产,王运才就在耒阳城区打零工。在某煤矿务工期间,王运才与龙塘镇畔塘村九组的张某关系较为要好。

11月20日晚听完汇报,雷仕林、谷晓东当机立断,立即派出民警在张某家附近进行蹲点守候。21日15时许,当张某骑摩托车搭载一人准备外出时,蹲守民警迅速进行拦截,发现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正是他们苦觅3天的王运才。

“资先明一家三口到哪里去了?”坐在审讯室里,面对民警的询问,王运才狡辩自己不知道。

在民警进行政策攻心,加之出示部分证据后,犯罪嫌疑人王运才如实供述了讨薪不成怀恨在心,以约谈收购潲水为名将资先明夫妇及其女儿骗至龙塘镇龙塘村一废弃井口杀害的犯罪事实。

在王运才的指认下,办案民警在废弃井口内20多米处发现了资先明的尸体,在距井口约300米、600米远的两处发现了何银花及其女儿的尸体,并缴获了锄头、锤子、砌刀作案工具。

儿子、儿媳及孙女遇害的噩耗传来,急痛攻心的资某哭得昏死过去。

讨薪未果遂起杀机

办案民警陈远飞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引发这起灭门惨案的原因,仅仅是1560元工钱。

因为妻子的蒸粉摊离资先明的防水材料店不远,王运才得以与资先明相识。出狱后的王运才因为对妻子和两个儿子心怀愧疚,没有其他技能的他辗转在耒阳多家煤矿务工,并且是最苦的井下掘进工,发的工钱全部交给妻子。

今年五六月的时候,资先明承包了两处防水工程,以每天140元的价格请王运才做事(后降为每天120元),13天的工钱(第一次6天、第二次7天)共计1560元。

近半年的时间,王运才不下于20次向资先明讨薪,但因发包方未给资先明付款,资先明也就未支付工钱给王运才。

11月15日,王运才再次讨薪时,与资先明发生了言语冲突:“我这是血汗钱,你是老板,应该不在乎这点钱。你再不给,到时翻脸了你莫怪我。”资先明不以为意:“随你怎么搞。”

近半年的讨薪没讨到一分钱,资先明分明就是欺负自己是外地人。王运才遂起杀人念头。

与妻吵架家庭不和

2012年,王运才因为打零工收入少的原因,原本还算和睦的夫妻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妻子经常与他吵架。而自王运才出狱后,两个儿子则从未喊过自己爸爸。

在一次讨薪时,资先明的一个许诺也令王运才在妻子面前丢尽了面子。资先明说自家不久要建猪场,到时喊王运才去做事,可以做两个月。虽然没讨到钱,但有资先明的许诺,王运才认为这对妻子也算有个交代。两个多月后,妻子把王运才臭骂了一顿,说资先明的猪场已经建好了。王运才认为资先明在玩弄自己。

出狱后,王运才不赌博,不在外面玩,还向妻儿隐瞒了自己服刑期间患肺结核的事。他拼命打工,回家就将工钱交给妻子,以此弥补对妻儿的愧疚。后来,妻子多次追问在资先明处务工的工钱,王运才回宁远时,便从一个朋友处借了1000元交给妻子,说是资先明支付的部分工钱。

屡次讨薪受挫,还玩弄自己,又欺负自己是个外地人,加上在家也没地位、没温暖,王运才觉得反正活着也没意思,决定“搞死”资先明。

周密策划制造血案

资先明块头不小,如果对打自己占不了便宜,只能趁其不备用凶器打死他。正当王运才发愁找不到借口骗资先明出来时,资先明先找到了王运才,让王运才帮忙给猪场寻找潲水。王运才谎称在耒阳开酒店的宁远籍某老板包给自己一个清理废弃井口的工程,让资先明和自己同去,老板来了资先明和老板面谈收购潲水事宜。王运才决定,把地点选在他入狱之前就比较熟悉的距离耒阳城区不远的龙塘村一废弃井口。

11月18日,资先明从店里拿了锤子,骑摩托车带王运才到妻弟家吃了中饭后带上一把锄头,又到父亲家拿了一把砌刀,按照王运才的指引来到了龙塘村一废弃井口。资先明在井口左侧帮王运才清理茅草,在井口右侧装腔作势的王运才趁资先明不备,抡起锄头猛击在资先明的后脑部,随即将资先明往井内拖。途中,发现资先明还在抽搐,王运才又拿起锤子在资先明头部猛击四五下,直到资先明没了动静,才将其拖到井口内20多米处。

因为不会骑摩托车,王运才步行下山后又租乘摩托车赶到耒阳城区,以和老板面谈潲水生意为由将何银花骗到东口村该废弃井口处。因为4岁的女儿资雨欣哭闹,何银花便将资雨欣也抱上了车。

到现场后,看到丈夫的摩托车被推倒在废弃井口前的煤矸石堆里,何银花的脸色变了。王运才见状,直接说自己已将资先明杀死,也不会放过何银花。在资先明遇害处300米的一个山坳里,王运才残忍地将何银花掐死,带着资雨欣走出200米后,王运才又将哭闹不已的资雨欣掐死。在山上呆了一夜后,王运才还想将另一欠自己工钱的老板骗出来杀害,因为该老板没接电话而作罢。

陈远飞告诉记者,杀死何银花和资雨欣时,王运才连两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记者赵文明刘希平 通讯员姚永军)

www.cn-iac.cn

(安庆资讯网:2019-06-07 06:30:37)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